所在位置:首頁 > 活動 > 行業資訊
深度關注|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一體推進 打掉“老鼠” 護住“玉盤”
2021年09月27日
分享到 :
63.2K

  

雲南省曲靖市紀委監委緊盯以貸謀私、以權謀私等羣眾關注的重點領域開展違規借貸問題專項整治,嚴查金融風險背後的腐敗問題。圖為該市馬龍區紀檢監察干部在農信社查看貸款台賬。方俊 攝

  近期,多名中央一級金融單位幹部被查處,其中包括國家開發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何興祥,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河南省分行原黨委副書記、副行長楊百路,交通銀行遼寧省分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於化源……記者梳理髮現,金融反腐持續深化,案件查辦深度和廣度不斷拓展。在查處相關案件的同時,紀檢監察機關督促各職能部門逐案緊盯,積極追繳挽回相關損失,例如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通過嚴查包商銀行系列腐敗案件,推動蒙商銀行清收欠款266億元,收繳違紀款4552萬元。

  此前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要統籌做好重大金融風險防範化解工作,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十九屆中央第八輪巡視將對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等25家金融單位黨組織開展巡視。金融腐敗和金融風險有何內在聯繫?應如何處理好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的關係?如何深化標本兼治,提升治理效能?

  金融腐敗輻射範圍廣,利用審批監管權索賄受賄、借貨幣發行搞“私人定製腐敗”、 “靠接管吃接管”等問題突出

  從近年來查處的案件看,金融腐敗的輻射範圍極為廣泛, 從傳統銀行信貸到證券、保險、擔保、信用評級領域,涉及監管尋租與共謀、證券內幕交易、融資信息欺詐、信貸交易中利用職務便利索取額外收入、新型利益輸送等。

  記者注意到,利用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審批監管權索賄受賄成為腐敗的重要表現形式。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人民銀行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介紹,今年1月被“雙開”的匯達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陶曉峯在擔任人民銀行內審司副司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支付公司、分支機構人員及公司下屬、合作單位在申請支付業務許可證、內部審計、調動工作、承接業務等事項上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及財產性利益,數額巨大。

  手握貨幣發行權的貨幣金銀部門也是腐敗的高風險領域,違規購買大規格紀念幣、把貨幣作為“土特產”送禮、利用貨幣發行權搞“私人定製腐敗”等問題突出。例如,人民銀行貨幣金銀局計劃調撥處原處長韓利衞將下級分支機構的貨幣金銀部門當作私人領域,通過允諾“在考核時加以照顧”等方式向下級分支機構打招呼,進而謀取私利。

  隨着數字金融的迅速發展,不少監管機構在金融科技領域的系統開發、設備採購等方面投入日益加大,一些金融基礎設施企業的相關費用支出不斷增多,一些幹部利用職務便利,在系統建設、設備採購、招投標過程中為他人提供便利。

  值得注意的是,有的金融監管幹部甚至借參與風險處置工作之機以權謀私。今年7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聯合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監委查處的四川銀保監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李國榮便是一個典型。

  “在包商銀行接管組任職以來,李國榮利用風險處置權力大肆斂財,接受私營企業主請託,插手干預被接管銀行機構及關聯銀行機構資金借貸事項,利用職務便利,在被監管金融機構貸款發放或展期、貸款利息減免、債務重組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是‘靠接管吃接管’的典型。”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説。

  金融機構自主經營管理權較大,對“一把手”監督乏力,金融腐敗鏈條式特徵與蔓延性容易引發系統性風險

  長期以來,金融機構獨立法人的自主經營管理權較大,特別是信貸業務“重放輕管”的現象仍較突出,內控機制不健全尤其是對“一把手”監督乏力,“上級監督太遠、同級監督太軟、下級監督太難”等問題依舊存在於一些金融機構特別是基層分支機構中。

  “銀行經營機構主要負責人的權力集中體現在授信審批和經費審批上,目前雖有支行行長委派、條線垂直領導等做法,但對主要負責人的監督仍缺乏剛性。”江蘇省蘇州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介紹,投資銀行業務等新興銀行產品週期長、層層嵌套,有的項目甚至長達20年之久,這些產品的風險管控主要靠“一把手”,由於時間長、責任追究難度大,容易滋生腐敗。

  “資本市場腐敗案件具有較強的隱蔽性和複雜性,有的依託技術手段隔離資金流、信息流來隱藏腐敗行為,有的通過結構化產品、股權代持、內幕交易等手段,為賄賂行為披上市場化的外衣。”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證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説。

  隨着金融監管力度加大,單獨作案難度增大,一些人轉而共同聯手作案、運用高科技手段等方式為金融腐敗行為披上“隱形衣”。“一些金融系統腐敗分子在內部結成利益團伙,他們互相掩蓋,以致長期不被發現。”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副主任吳德毅告訴記者。

  比如,銀行間市場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許臻與財務、人力資源等關鍵崗位人員搞團團夥夥,發展自己的“小圈子”成員,並以“密薪制”為幌子向“小圈子”成員發放鉅額獎金,離任後和被調查期間多次要求“小圈子”統一口徑,甚至還授意圈內人員匿名舉報他人,對抗組織審查。

  除手段隱蔽複雜外,金融行業的腐敗還呈現鏈條式特徵,具有很強的蔓延性,不僅容易引發金融企業的風險事件,還會降低市場資源配置效率,導致系統性風險,威脅國家經濟安全穩定。

  “有的案件金額不是特別大,但造成的政治後果、金融風險不可低估。比如在機構准入上‘放水’,把忽視合規經營的不良機構引入金融行業,埋下風險隱患。”駐人民銀行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介紹,比如陶曉峯甘願充當資本“説客”,從中斡旋協調幫助某公司獲得“支付業務許可證”,此後該公司因挪用客户備付金造成流動性枯竭,嚴重資不抵債,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鉅額損失。

  做好金融反腐與處置金融風險統籌銜接,要從根本上理順內部管理和外部監督體制機制

  金融風險背後往往有金融腐敗,金融腐敗容易誘發並加劇金融風險。“重大金融風險一般都與違規違紀、失職瀆職行為有關,有些由違法犯罪行為直接引發,違規違紀違法行為與金融風險存在着密切關係。”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信集團紀檢監察組組長崔軍説。

  近年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和監管部門結合金融系統實際,圍繞做好金融反腐與處置金融風險統籌銜接,探索建立查清案件事實、防控金融風險、全力追贓挽損、彌補短板漏洞和修復政治生態“五合一”工作模式,在打掉金融腐敗“老鼠”的同時護住金融資產“玉盤”,取得了良好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

  例如,山西省紀委監委督促協調公安、法院、地方銀行等單位逐案緊盯,清收逾期貸款本息244.23億元;遼寧省錦州市紀委監委嚴查錦州銀行內部人員利益輸送,推動錦州銀行清產核資,協助黨委政府有效摸清風險底數。

  “在看到成效的同時,仍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如果不能從根本上理順內部管理和外部監督的體制機制,風險和腐敗問題依然會‘捲土重來’。”

  以城商行為例,金融機構、監管部門、紀檢監察機關、公安機關、司法部門之間缺乏信息共享的制度安排,查辦案件和化解風險協同推進不足。銀行、監管部門與紀檢監察機關、公安機關等在案件線索移交方面缺少全流程的工作機制,行刑銜接有待深化。此外,紀檢監察機關多是在風險爆發、腐敗暴露,金融機構“傷筋動骨”後才介入,代價大、成本高,亟待優化工作制度機制,主動發揮作用。

  壓實金融機構主體責任,推進強化金融監管和內部治理

  “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關鍵在於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強化政治建設,持之以恆推進全面從嚴治黨。”駐證監會紀檢監察組有關負責人指出,金融領域發生的一連串風險事件和腐敗案件,追根溯源在於金融機構黨建弱化、虛化、邊緣化。要緊緊扭住公權力規範運行這一重點,切實督促落實管黨治黨主體責任,推進強化金融監管和內部治理。

  中國人民銀行在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中,注重標本兼治防控金融風險。一方面,督促金融機構將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推動解決高風險金融機構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弱化、虛化、邊緣化問題,推動金融監管部門把公司治理作為對金融機構日常監管的重要內容。另一方面,協調完善金融監管體制,穩步實施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金融控股公司監管,推動各地建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推動出台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問責辦法,推動落實地方黨政同責,壓實各方責任。

  隨着派駐機構改革加快推進,派駐金融機構紀檢監察組以強監督促進強監管,在深挖徹查金融風險背後腐敗問題的同時深化以案促改,“派”的權威和“駐”的優勢不斷彰顯。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建設銀行紀檢監察組督促案發單位開展以案覆盤工作,全面查找制度缺陷和管理漏洞。針對總行渠道與運營管理部原副總經理陳德受賄案件暴露出來的集中採購、員工招錄借調等方面的問題,督促建行黨委及有關部門制定了《員工親屬迴避規定》等規定,修訂了《集中採購管理辦法》等六項採購制度;針對信貸管理和授信審批領域暴露的問題,督促制定《不當干預授信審批工作行為禁止性規定》等管理規定,做到查處一個、規範一方。

  針對近期引起廣泛討論的政商“旋轉門”和離職人員不當入股問題,駐證監會紀檢監察組推動證監會黨委制定完善離職幹部相關監督管理制度,嚴格規範監管幹部與監管對象特別是系統離職人員的交往行為,進一步規範證監會系統工作人員離職後有關行為,切實強化對證監會系統離職人員的監督。

  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深化標本兼治提升治理效能

  隨着金融反腐實踐發展,紀檢監察機關在把握“三不”內在邏輯的基礎上,加強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的頂層設計,標本兼治綜合成效明顯提升。

  以建立統籌銜接辦案機制為關鍵切口,着力貫通“三不”內在聯繫。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緊盯會機關、資產管理公司以及北上廣深等經濟發達地區,針對金融腐敗特點和規律,梳理總結辦案經驗,利用查詢信息進行大數據分析研判,圍繞“人、事、錢、權”4個職務違法關鍵點,建立“查清問題、防控風險、追贓挽損、彌補短板、重塑生態”統籌銜接的辦案模式,持續做好案件查辦“後半篇文章”。

  以用好“四種形態”為重要載體,促進治標與治本相統一。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負責人介紹,廣西在近期開展的區直金融企業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中,廣泛組織開展談心談話。截至目前,廣西區直金融企業及所屬機構累計開展談心談話46000餘人次,重點排查發現金融政策落實、主體責任落實、金融資產管理、企業自身經營管理等四方面問題44個,提出整改措施84條,指導督促有關部門建立健全制度機制67項,移送紀檢監察機關問題線索13件,專項治理抓早抓小、風險防控的作用逐步顯現。

  以深化垂直管理單位紀檢監察體制改革為組織保障,確保“三不”一體穩步推進。駐證監會紀檢監察組通過深化垂管改革,督促證監會系統高質量完成好資本市場重大改革任務,以註冊制改革為牽引,一體推進證券發行上市、日常監管執法和投資者保護等基礎性制度改革,持續完善相關規則制度體系和公權力運行監督評價機制,擠壓權力尋租空間。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注重內控監督機制建設,通過強化查審分離機制、履職迴避機制、工作督辦機制、廉政風險排查機制等,着力防範化解紀檢監察干部履職風險。

  以構建貫通融合的監督機制為重要方式,有效增強監督合力。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初步建立起協調內外的貫通機制和工作渠道。對內建立與銀保監會機關19個主要監管部門日常聯繫機制,加強與巡視審計部門協調聯動,初步實現監管“金融事”與監督“金融人”的貫通;對外做好與駐中管金融企業紀檢監察組工作聯動,加強信息共享和協作配合,切實解決一批由監督或監管部門單獨發力效果不佳或難以解決的問題,金融防險和反腐合力明顯增強。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謝謝!